第1607章 发酵(一月月票加更2)

  王太太面色微冷,满宝对她笑了笑后道:“太太有事儿就先去忙吧。”
  王太太连忙回神,笑着应了一声是,然后从田氏的手里接过一个钱袋子塞在满宝手里道:“今日真是有劳周太医了。”
  满宝迟疑了一下便推回去道:“太太客气了,我也是奉命而来,既是奉命便是我的职责所在,当不得您的谢。”
  王太太没想到她会推辞,愣了一下后立即道:“我知道,太子对我儿有救命之恩,只是这也是我们诚心诚意谢你的,还请周太医不要嫌弃礼薄。”
  见周满不肯收,王太太便失落的道:“还是周太医看不起我们孤儿寡母的,门庭浅薄,所以……”
  “这是哪里的话,”满宝连忙道:“我家还是乡下出身了,怎会看不起别人?”
  满宝纠结了一下道:“就是,我奉命而来,再拿钱就不好了。”
  王太太见她整张小脸都皱起来了,便是心情不好,此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她强硬的将钱袋塞进满宝手里道:“这是我们谢周太医的礼金,与您是不是奉命而来不相干的。”
  满宝看了眼荣四,这才收下了。
  王太太便趁机道:“明日还请周太医再上门来看一眼,也好安我们的心。”
  满宝想了想后点头,“我会和太子殿下说的。”
  她出宫得要太子殿下的认同的。
  王太太便松了一口气,目送他们离开。
  出了巷子满宝便和荣四道:“去大明宫吧,然后你自己回皇宫,我傍晚走水路回去。”
  荣四应下,便打转马头走另一边,然后才往前跑了一段,跟一辆马车擦身而过时,才越过他们的马车便停了下来,一人探出脑袋来叫道:“满宝!”
  荣四便勒住马,满宝也从窗户那里探出脑袋来往后看去,就见唐夫人从窗口那里看她。
  确定是满宝,唐夫人便下车来。
  满宝也微微惊讶,“唐夫人,这么巧呀。”
  她也蹦下马车。
  唐夫人用扇子撑在脑袋上躲太阳,道:“巧什么,这是我叔叔家,你是来看王荣的?”
  满宝迟疑的点头,然后惊疑不定的看着唐夫人问,“王绩是你爹呀?”
  唐夫人:“……王绩是我叔叔,准确的说是堂叔,我们家是大房,他们那一支是二房,王荣算我堂兄,他人怎么样了?”
  满宝啧啧摇头,因为是唐夫人,她迟疑了一下还是道:“情况不是很好,估计要受不少罪,而且他伤到了筋骨,起码得养上三四个月才能好,这还是接下来伤口不会恶化的情况下才行,等三天吧,只要三天过后,伤口有结痂的趋势却不化脓,他这才算是熬过性命这一关。”
  唐夫人脸色一沉,“这么严重?”
  “可不是,比向朝当初过杖刑也不差多少了,不过向朝皮糙肉厚的熬过来了,你堂兄太细皮嫩肉了。”
  唐夫人:……一个是世家公子,一个是常年奔命的亡命之徒,这个怎么比?
  她深吸了一口气,扯出一个笑容问,“太子让你来的?”
  满宝觉得这会儿这事肯定传得大家都知道了,所以她也不隐瞒,直接点头。
  唐夫人便点头道:“行,我知道了,还得多谢你来看他,以后还得多费心了。”
  满宝立即笑道:“好说,好说,那嫂子,我先走了?”
  “走吧。”临走前,唐夫人还塞给了她一包点心,是她带去看王荣的,家里厨娘做的,用料特别好。
  满宝喜滋滋的收下了,然后去大明宫。
  她按照流程走了一趟,先看过太子妃,有空就去看恭王,没空就不去,反正恭王就瘦身,看的是尚姑姑和恭王自己的自制能力,她去也就是看着对方受罪而已。
  夕阳西下时,满宝才从大明宫回到东宫,然后先去给太子回话,说了一下王荣的病情后才离开。
  她一回到崇文馆,大家立即呼啦啦的围上来,封宗平甚至赶在白善前开口,“听说你奉太子令去王家治王绩的侄子去了?”
  满宝点头,“你消息还真灵通。”
  白善将人拉到身边道:“你吃晚饭了吗,还是先吃饭吧。”
  “还是边吃饭边说吧,”封宗平道:“天黑后就要落锁了。”
  于是大家就在饭堂里围坐着看满宝吃饭。
  满宝倒没有不自在,她想了一下,她离开王家的时候,王太太没让保密,刚才她去见太子时,太子也没叮嘱,加上王太太当时骂人时嚷得那么大声,恐怕不少人都知道了。
  于是满宝也不再避讳,一边吃一边绘声绘色的将王荣的伤描述了一遍,当然,顺道把王太太和王绩隔空叫嚷的话也描述了一遍。
  众同窗听得唏嘘不已,连年纪最大的李三郎都忍不住叹气道:“王大人出手也太狠了些,我们还以为都是意思意思打几板子,再关在屋里装几天就差不多了,谁知竟是用的廷杖。”
  “说是纵马踏青苗,但已经过去了四个多月,现在谷子都快能收割了,也不过是几人的片面之词而已,就算御史弹劾,也不过是无关痛痒的罚一场而已,”程二郎道:“说来说去,还是王大人他们先前抓着我们不放,小事闹大,陛下有些不太高兴,才罚他闭门思过的。没有什么实际的罪名,最多思过十天半个月的就回来了,何苦来。”
  白善忍不住道:“你们全是马后炮,这会儿分析得头头是道,昨儿进宫时是谁幸灾乐祸的?连我们都忍不住奚落和幸灾乐祸,谁知道王大人心里怎么想的?为了更快起复,可不得下狠手惩治王荣吗?”
  赵六郎道:“可这也打得太狠了。”
  白善就叹气道:“这就是心狠手辣了,不是自个的儿子,所以不心疼呢。”
  这会儿皇帝也正在和皇后说呢,“……到底不是自个的儿子,为这么件小事就把孩子打成那样,也太心狠了。”
  皇后问道:“那陛下打算怎么做?”
  皇帝想了想后道:“臣子家里的事儿朕也不好插手太多,先看看王家是什么意思吧,他们要是求朕做主,朕自然要公正一些的。”
  皇后点头,“再怎么样,也不可使用廷杖。”
  皇帝深以为然。

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txt下载 https://www.kanmap.net/book/1120/ 手机阅读 https://www.kanmap.net/book/1120/158447.html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