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坐当死

  (新的一周,求推荐票啊!)
  任弘对钱橐(tuó)驼的怀疑,是从吕广粟的交待开始的。
  刘燧长遇害当日,这老钱破天荒拿出酒肉与吕广粟吃,导致吕广粟他喝醉了酒,耽误了候望。
  而吕广粟还吐露,在令史来调查贼杀案时,钱橐驼让吕广粟将这件事瞒了下来,理由是若实话实话,吕广粟恐将被怀疑。
  回到烽燧后,任弘又从赵胡儿处得知,钱橐驼对塞外逃回来的冯宣十分关注,反复询问,就更加起疑了。
  最终让他确定此人嫌疑的,是加到葵菜羹里的横唐!
  横唐就是后世的“莨菪”(làngdàng),也叫天仙子,是一种在大西北很常见的植物,全身上下都有微毒,牙疼时可以嚼点叶子茎秆止痛,但服食过量会导致昏昏欲睡甚至深度昏迷。
  其子实可入药,用来治癫狂——任弘刚来到汉朝那会,一时惊乍,说了很多后世的言语,甚至为了想穿回去,撞过墙撞过树……在巫医看来的确有点疯癫,遂给了他一剂横唐子熬的汤,效果极佳,睡了一整天,堪称汉朝的蒙汗药。
  葵菜羹和里面的干肉掩盖了横唐大部分刺激的气味,但曾深受其苦的任弘可不会忘记。
  任弘原本还担心,烽燧里的众人会不会已经沆瀣一气,一起谋杀了刘燧长,再如法炮制干掉自己,自己可没法以一敌八啊。
  但见钱橐驼不加分辨,在大家都会喝的菜羹里下药,他反而放心下来。
  看来并非所有人都是其同党!
  这下事情就好办多了。
  果然,闻言后,方才差点喝了菜羹的吕广粟气得站起身来,韩敢当也没有抽刀斩任弘的头,而是怒气冲冲地将钱橐驼按倒在地上!
  他们还从钱橐驼怀中掏出了一小包种子,宋万颤抖着手,打开后闻了闻,又给任弘过目。
  “果然是横唐子实!”
  “老罢癃,说,你在饭菜里下毒,意欲何为!”
  韩敢当揪着钱橐驼花白的发髻,想要打一顿逼供,岂料钱橐驼却猛地一下,吐出了一口碎肉!
  他口中已是鲜血淋漓,却仍龇开牙缝笑着。
  “不好,这嗣咬了舌头!”
  钱橐驼咬舌当然不是为自杀,这样是死不了的,他只为不在接下来的逼供里吐露同党,此人又不识字,没了舌头后,任弘便拿他没辙了。
  果然是个狼灭啊,任弘知道,自己遇上硬茬了。
  韩敢当也一筹莫展,看向任弘:“燧长,这该如何是好?”
  “给他止血,先绑起来再说。”
  韩、吕二人将钱橐驼绑到柱子上,助吏宋万这会全然没了方才维护钱橐驼的高姿态,给上司同僚下毒,这是洗不了的,只有些惶恐地朝任弘拱手:
  “燧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宋助吏,你还没看明白么?”
  任弘道:“那个早上刚抓回来的大奴冯宣交待,说他在匈奴时听闻,破虏燧、凌胡燧附近有人奸阑出物,向匈奴走私违禁之物,宋助吏,我听说你在破虏燧干了两年,眼皮底下发生这种事,你当真不知?”
  “不知,我毫不知情!”
  宋万有些慌,他虽然不识字,但身在边关,也听上司说起过,官府对奸阑出物的处罚是很严重的。
  汉朝早在文景时就在《汉律》里规定“毋予蛮夷外粤金铁田器”“胡市,吏民不得持兵器及铁出关。虽于京师市买,其法一也。”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当年河西地区的匈奴匈奴浑邪王在霍去病的打击下,率众投降汉朝,浑邪王带着部分下属到长安拜见汉武帝。长安的商贾与浑邪王部下贸易,卖了铁器田器等物,按照律令,竟坐当死者五百余人!
  在长安跟内附的归义胡贸易都管控如此严格,更勿论在边塞偷偷走私禁品了,一旦查获,必死无疑,家眷重则族诛,轻则罚为奴婢。
  虽然敦煌郡每年都会杀几个,但止不住走私利润太高,后继者仍络绎不绝。
  而边塞吏卒若是知情不报,甚至协助奸商,则与之同罪。哪怕不知情,也要因失察纵奸而受重罚!
  任弘继续追问宋万道:“刘燧长肯定已察觉了此事,反为其所害。宋助吏,你再好好想想,刘燧长出事前,什么话都没留下?”
  “没有……”宋万认真回忆后道:“只是有次,刘燧长将我叫到外面,似是有话,但欲言又止,次日,他便出事了!”
  任弘吸纳着这一新信息,说道:“钱橐驼定参与了奸阑出物与杀害刘燧长,今日听到冯宣的招供,生怕罪行被发现,便急了,这才有了下毒的举动。”
  加到饭菜里的横唐,因为浓度不高,不会立刻毒发,只会让人觉得困倦,然后各自去睡,在他们酣睡之际,钱橐驼便能乘机做事了……
  至于他是要放跑冯宣,让任弘他们失去人证,亦或是离开向同伙通风报信,甚至下狠手将全燧人一一干掉,便不得而知了。
  任弘低头看着地上的碎肉,方才好不容易逮到了线索,竟被钱橐驼硬生生咬断,接下来该怎么办呢?
  “这起走私导致的谋杀案里,隔壁烽燧是否参与?还有,现在破虏燧中,还剩下几头狼?”
  任弘目光扫视众人,现在他能百分百排除嫌疑的,只有提供了重要情报,还差点喝了菜羹的吕广粟一人。
  而赵胡儿、韩敢当,虽对任弘皆有协助,但任弘仍不敢百分百确定。
  剩下的宋万、张千人、尹游卿、刘屠,他们的真面目,仍是模糊不清。
  “任燧长,我守烽燧去了,上面不能没人看着。”赵胡儿似乎没把这变故当回事,早已默默吃完一碗干粟饭,背起硬弓就要上去。
  任弘却止住了他:“你留下助我,至于烽燧候望,现在不急,等天黑后让别人上去。”
  他其实是害怕赵胡儿那张弓,也怕自己看错了人,这赵胡儿箭术超群,若是居高临下,只消片刻功夫,便足以将下面院子里的人统统射死……
  让赵胡儿与韩敢当留在下面相互牵制更好些,这俩人素来不睦,就算其中一个有问题,也绝尿不到一个壶里。
  剩下几人里,宋万显然是慌了,还在向任弘拼命解释,想要撇清此事。
  张千人有些害怕,默默抱着他的黑狗,怀疑的目光看向燧里其他人。
  尹游卿也蹲在一边讷讷无言,看上去是吓到了。
  唯独还为刘燧长戴着孝的刘屠义愤填膺,过去狠狠地踹了钱橐驼两脚,将唾沫吐到他脸上。
  “没想到这老罢癃如此阴狠,亏我叔父在任时待他不薄!”
  他情绪激动,最后还是赵胡儿拦下了他,刘屠才悻悻作罢,回头向任弘长拜道:
  “任燧长慧眼识奸,揪出了钱橐驼,真是我家的大恩人啊!”
  又请命道:
  “但此事非同小可,若再拖下去恐怕有变,我来时骑了马,不如赶在天黑前,让我疾驰去步广候官处,向上吏报信。让候官速派令史来复查此案,一定要将杀害我叔父的奸贼,统统抓获,好让他,瞑目于黄泉之下!”
  “事不宜迟,你速去。”
  任弘笑着如是说,却在刘屠欣然领命,急匆匆要出门时,冷不防伸出脚来,将其绊倒,摔了个嘴啃泥!
  旋即一膝盖顶在其背上,环首刀出鞘,反手横在刘屠的脖子前,让他动惮不得。
  “二三子,将刘屠,也绑起来!”
  ……
  PS:第二章在中午。

汉阙txt下载 https://www.kanmap.net/book/1242/ 手机阅读 https://www.kanmap.net/book/1242/12907.html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