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投资

  南宫思意略微思索便说道:“午餐就我们这几个人顺子要加班不能赶过来,就定在附近一家私人会所,晚餐的话人有点多,肯定是朋友牵扯朋友,有些人我也不认识,因为饭后要去夜场,加之明天又是周末所以具体多少人我也不好估算。”
  赵青山佩服南宫思意的心细如发,情商高得变态,简单一句话就把赵青山几人和她那些狐朋狗友区别对待了。
  晚餐比午餐肯定要低一个档次,而且也隐晦的说明不介意赵青山几人缺席晚餐。
  因为她肯定看得出何晴不太喜欢热闹的场合,故而说晚餐人多,给了赵青山替妻子选择的余地。
  南宫思意懂得掌握好距离,毕竟赵青山只是她男朋友的兄弟。
  男朋友和赵青山关系再好,她也不能有什么就说什么,该委婉的时候必须委婉一些,这也是生活的智慧。
  相对于南宫思意富有礼节的邀请,赵青山的答复显然直白得多,他牵着妻子和妹妹手,大大咧咧道:“午餐肯定不会缺席,晚餐和晚上的活动再说吧。”
  南宫思意笑着点点头道:“明天就在这里会合了。”
  赵青山几人走后,冯云煜看着有些心不在焉的南宫思意,撇嘴道:“格格,你放心,我师傅明白得很。”
  南宫思意不解道:“什么明白得很?你是说晚餐的事情?”
  冯云煜对南宫思意的感觉不错,有点大姐大的味道。
  可是以他的年龄来看,总觉得南宫思意多了一份圆滑。
  好在也只是圆滑而不是世故,他说道:“你是不是担心我师父听不出来你想把他带进你朋友圈的想法?然后怕我师娘不参加聚餐于是他也不参加?”
  南宫思意不置可否道:“你想得可真多。”
  冯云煜一手夹着未点燃的烟,老气横秋道:“你就放一万个心吧,他没那么不知好意,连我都懂酒吧要做出营业额,朋友捧场是至关重要的一点,师父没理由不领情。”
  或许是觉得有意思,南宫思意继续笑眯眯的不说话。
  冯云煜接着说道:“酒吧开业后你刻意拉朋友给师父捧场,一次两次之后也许就没有第三次了,可借着你生日这道东风让师傅和他们成为朋友,那就能把点头之交进化成实实在在的交情,以师父的手腕,不怕你那些狐朋狗友不给师父送上一大摞钞票。”
  南宫思意愕然,这几天相处下来,她也算是大概摸清楚了冯云煜的性格作风,聪明是肯定的,高考成绩直接和智商以及学习能力挂钩。
  但她看到过太多学习成绩好的同学,情商低得一塌糊涂。
  冯云煜给她的感觉绝不是死读书的孩子,所以她一直没有低估高考成绩一骑绝尘,玩游戏同样一骑绝尘的冯云煜。
  可直到冯云煜说出这番话,她才意识到自己还是低估了他。
  见南宫思意似乎是在酝酿措辞,冯云煜笑着说道:“以我对师父的了解,有些话其实你不必说得如此隐晦,你想给师父带来你的人脉大可以大大方方明说,千万别以为蒙着一层面纱就可以遮掩你的私心,你对师傅的帮助是想让师傅回馈到顺子哥身上对吧?”
  南宫思意沉默中,也相当于是默认了,歪着脑袋示意冯云煜继续说,看你这个小屁孩还有什么见解。
  冯云煜也不客气,他就不是什么低调的人,接着说道:“这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没必要遮遮掩掩,你不懂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感情,我虽然只是徒弟没法和师父称兄道弟,可什么事情都能抡到桌面上堂堂正正的谈,更何况是顺子哥和师父这种兄弟关系呢?”
  哪有那么简单啊,格格也不争辩,笑骂道:“你还真是人小鬼大。”
  冯云煜板着脸严肃道:“不要岔开话题。”
  格格“哈哈”笑了几声,忍俊不禁道:“好好,你继续。”
  冯云煜甩了甩头发,一本正经道:“格格你能在朋友圈子里游刃有余,肯定熟稔朋友间相处的换位思考,所以你不妨换个角度和师傅相处,别老是把自己纯粹的当作顺子哥的女朋友,大可以坦坦荡荡自己和师父称兄道弟。”
  南宫思意微笑着摇头道:“男人和女人始终是不同的,我以前就喜欢和男同学混在一块,也和玩的好的男生称兄道弟,连‘格格’这个称谓都是他们提醒我要淑女一点要有大家风范,后来和顺子处朋友,自然而然就把女汉子的一些习性给改了,也喜欢和女孩子相处了,作为女朋友,总得学会如何让自己的男人开心吧?这和男人给女人殷勤送花是一个道理,彼此都应该有所付出一味的索取得不到好结果的,所以我和你师父保持一定界限,他肯定能理解,不过还是谢谢你的提醒。”
  冯云煜了然,他是觉得南宫思意是一个可以掏心掏肺做
  朋友的那种人,所以才有点多管闲事的出言提醒。
  既然南宫思意心里敞亮得很,他也不必多费口水。
  转而玩笑似的揶揄道:“是怕自己移情别恋还是怕我师父辣手摧花?如果是后者你大可以放心,师父他老人家色胆色心乃至撩妹的手腕,都是徒弟我努力学习的方向,可他在这方面很有底线,别说你是他兄弟的女朋友,就算是你是一个陌生人的女朋友他也不会对你有想法,有一句话或许会让你很受打击,师父说过墙角再好,他都懒得挥锄头。”
  南宫思意无语道:“他怎么连这种事情都跟你说啊?”
  “那有什么不能说的。”
  冯云煜投入道:“他只喜欢绿色环保无污染的大白菜,绿色是外表和内在都要上等,环保是不需要他麻烦的扫清障碍,他那个人很怕麻烦的,无污染当然就是没被人碰过,除非异常特殊的情况,他才会对非处下手,格格你不在环保的范畴,挖兄弟墙角这种事情最麻烦了而且后遗症最大,同时你肯定被顺子哥污染千百遍了,师傅不会对你有想法的。”
  南宫思意笑骂道:“小王八蛋,找打!”
  冯云煜挡住粉拳,调侃道:“什么时候你能这样对待我师父,就能算是功力大涨了。”
  南宫思意开怀一笑,不再言语,古人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说法,当今社会谁都知道依附权贵不是什么可耻的事情,有权贵可依就是天大的幸事。
  顺子不愿意兄弟之间掺杂太多不纯粹因素,可南宫思意不这么想,所以由她来做这个“不纯粹”的角色,一步一步和赵青山缔结交情。
  咋一看目的是想要顺子跟着在大魔都初露峥嵘,展露野心的赵青山鸡犬升天。
  实则是想让顺子尽早积攒与她父母对话的筹码,顺子一天没有攒够筹码就一天不能和她携手回东北。
  别说是投行的小职员,即使顺子三五年内晋升到经理级别,也未必能被她爸妈看上眼。
  更何况想要成为投行的经理,不是做出点小成绩磨磨资历就能够上位的。
  所以赵青山是一道保险,她的目的是想让顺子跟着赵青山一荣俱荣,却不必一损俱损。
  就如同冯云煜所说,这没什么好羞耻的,商场官场谁不在走关系攀交情?
  确切一点,她这是在投资。

富豪公敌txt下载 https://www.kanmap.net/book/24745/ 手机阅读 https://www.kanmap.net/book/24745/176471.html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