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2 家家有本难念的圣经

  人们对于美的认知,对于美的感受,对于美的需求,仅次于对财富与权力的需求。
  在一些无法获得财富和权力的阶层中,对美的需求会超过这两个元素成为人们追求的第一目标。
  林奇的帅气也是一种美,当那名警察对林奇产生了好感,并且因为他丢失了要送给女友的戒指懊恼也感同身受的时候,一切都发生了一些变化。
  当然,即便没有这些变化,林奇也会让事情继续发展下去,他就在古董店外的一个电话亭里,他刚准备拨打电话给警察,举报这里有一场销赃交易的时候,一辆挂着警灯但没有响起警笛的车子就停在了古董店的门外。
  两名警察从车里下来,其中一个更是掏出了手枪,看样子他们似乎是来执勤的。
  这让林奇觉得有些……困惑,他挂上了电话,有些迟疑,在迈克尔家那边盯了一上午到一中午,他不确定小迈克尔是否拿到了戒指,但现在看来似乎事情比自己预想的要复杂一点。
  就在他考虑是否要重新潜入迈克尔的房子去检查一下金戒指的时候,他看见了小迈克尔挣扎着被两名警察押解出来,并且还为他戴上了手铐,看到这一幕林奇松了一口气,也为自己两条微微颤抖的双腿感到了值得。
  他骑着自行车一直在追小迈克尔的车,如果不是那辆野牛太过于醒目,可能在上个路口的时候他就错过了,好在橘色的底色和大红色的火焰纹在整条街上都非常的醒目,让他一眼就找到了目标。
  小迈克尔怎么也不会想到,这枚金戒指居然会让他成为一名“阶下囚”,更没有想到因为他故意跑的远了一些,以至于他在另外一个警察局的辖区内被抓住。
  拜勒联邦每个城市都会有一个地区警察局,这个警察局往往会在市政厅的附近,工作也多以行政工作为主,换句话来说地区警察局的工作是管理,而不是出勤。
  真正负责一线工作的,则是各个分局,比如说塞宾市某某大街分局,某某地区分局,这些分局画定了自己的辖区,他们不会跨区执法,也不会干涉其他区的工作。
  看上去每个分局都彼此独立,不过也有一些东西是彼此共享的,比如说某些信息。
  小迈克尔的举动害了他,如果他在他居住地附近的古董店出售这枚金戒指,那么负责抓捕的就会是当地的分区警察局,最终他会见到他上午见过的警长,这样还能有一些操作的机会,或者说沟通的渠道。
  可是他没有那么做,跨越了不止一个区之后被捕,这个区的警察局对他没有任何的了解,自然不可能会和一个入室盗窃犯坐下来的好好谈一谈,更不会听他胡扯——每个被抓进警察局的罪犯都说自己是无辜的,直到在法庭罗列出所有证据之后。
  接下来就是等待和操作了,林奇骑着自行车回到了仓库区,等待着警察局的“传唤”,不是要调查他,而是让他协助调查,他肯定会配合警察的要求,他还会主动的为迈克尔洗脱嫌疑,没错,他就是这样有一个正直善良的好心人,从来不会诬陷别人。
  刚回到仓库,他就发现薇菈的情绪似乎有些不太对,作为一个体贴的大男孩他主动的询问起这件事。
  “看上去你好像不太舒服?”,他端着一杯热牛奶走到了薇菈的身边,并放在了她面前的桌子上,“可能你会喝不惯热牛奶,但相信我,它对你有好处。”
  薇菈说了一声谢谢之后端着热牛奶抿了一口,这对她而言是一种很难得的体验,要知道在拜勒联邦乃至整个世界,人们都没有喝加热后的液体的习惯,哪怕那些女孩躺在产床上,也会大口大口的喝一些浸泡着冰块的冷饮。
  当第一口热牛奶伴随着浓烈的奶香进入薇菈的口中,那股略微有些高于体温的热量伴随着牛奶滑入腹中时扩散到全身的舒适,让她有些惊讶。
  她从来没有想过热牛奶会这么好喝,比冷藏的或者常温的更香浓,也更舒服。
  “谢谢!”,她放下了杯子,再次感谢了一句,“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我只是……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好吗?”
  林奇耸了耸肩膀从他身边离开,“当然,不过有需要的话一定要叫我,任何事!”
  两人对视了一眼后林奇痛快的离开了,而薇菈的脸上则透着一股子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哀婉。
  昨天晚上她回去之后发现她的丈夫又喝醉了,这几天他总是醉醺醺的回来,薇菈其实可以理解,毕竟现在是一个机会,一旦盖普得到了管理层的许可成为公司的合伙人,整个家庭的地位都会因此发生改变。
  她很体谅丈夫,也很心疼丈夫,每天都要喝那么多的酒,对身体一点也不好,可又没办法劝说他,盖普是一个大男子主义者,还是一家之主,她劝服不了他。
  就在昨天晚上,她照例给倒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丈夫换睡衣的时候,意外的发现了在他的屁股上有几个口红印。
  那一瞬间一道闪电就撕裂了她的心脏,她差点就没办法呼吸了。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面对这样的一天,她不会天真的如那个正在警察局里说明情况的孩子一样天真的认为这只是一个同事之间的“玩笑”。
  裤子都脱了,这已经不是玩笑了。
  她茫然的给盖普换了衣服并且像是她犯了错那样心虚着抹去了证据,她虽然装作和往常一样,可心已经乱了起来。あ七^八中文ヤ~8~1~ωωω.7\8z*w.còм <首发、域名、请记住
  她需要冷静,需要距离,她今天来的格外早,整个人仿佛都置身于绝望之中,灵魂都快要冻僵了。
  她下意识的捧起热牛奶抿了一口气,牛奶所带来的热量让她的身体有了一丝温度,也让她舒服了一些,她不知道该怎么办,脑子乱的很。
  离婚?
  即使她真的能够离开盖普,盖普也不会允许她这么做,这是一个虚伪的社会,人们实际上并不在意家庭的情况,却总要把家庭的和谐美满作为衡量一个成功人士的标准之一。
  从公司的管理层到这个联邦的总统,他们都在不断的声明家庭对自己,对社会的价值和作用。
  现在是盖普的上升期,他不会同意的,而且就算他同意了,孩子怎么办?
  怀疑是信任的癌症,一旦怀疑的种子种下了,所有的信任都会开始崩消瓦解,以前盖普的每一次加班,每一次外出,在此时的薇菈心中仿佛都成为了以偷情为目的的借口。
  甚至她都觉得自己的婚姻就是一个骗局!
  要崩溃了,天都要塌了!
  越是悲观的人,越是容易把事情想象的格外的坏,薇菈很快就把手中的热牛奶喝完了,散发在身体内的热量逐渐的冷却,又没有新加入的热源,她的呼吸声变得尖锐起来。
  每一次呼吸都要挺直身体,就像是她正在溺水,正在窒息一样。
  她的视线也混的昏暗起来,她想要呼救,可她的本能给她一种实际上是错误的信号,只要她开口,她就会被洪水淹没。
  就在这万分绝望的时候,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温暖出现在她怀中,整个昏暗的世界也在逐渐的褪去,她甚至听见了有人在自己的身边说话。

黑石密码txt下载 https://www.kanmap.net/book/28599/ 手机阅读 https://www.kanmap.net/book/28599/206772.html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