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5 老鼠在大堤上钻了一个洞

  此时远在库里兰市的迈克尔还在忙碌的工作中,这次库里兰市邀请他们协助侦破恒辉集团经济案件,作为一名联邦税务局的调查组组长,迈克尔很快就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不是他发现了什么有关于恒辉集团的线索,而是发现了库里兰市目前已经收录的证据中,有一部分存在一些问题。
  简单一点的说,就是一些证据的取证过程有错误,一些证据中某些数据的来源有问题。
  不管是税务案件还是普通的刑事案件,其实本质上还是一个堆积的过程,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
  侦破人员需要一点一点的收集线索,组成证据,然后把这些证据在组成一条完整的证据链,最终把被告送到审判席上。
  整个过程都是环环相扣的,可是他看见的这些线索,证据,有些小小的瑕疵。
  不过他没有说出来,这种事情很正常,当上面一定想要某些人付出代价的时候,取证是否合法这个问题在没有闹到台面上之前,不会有人关注它!
  迈克尔自己觉得,这可能和恒辉集团本身就是一个涉及到了外资的跨国集团有关系,拜勒联邦的那些大资本家们从来都不是老老实实竞争的商人,他们在其他方面的能力比他们真正的经营的能力出色的多。
  这个时候电话铃突然响起了起来,让他吓了一大跳,因为是重大案件,调查组必须遵守保密原则,也就是不能和外部通讯,不允许单人离开工作岗位和大家的视线。
  迈克尔根本没有考虑到,自己桌子上的电话铃声居然会响起。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接听了起来,他注意到有几名本地人立刻盯着他,那种不在乎他是否发现的盯着他。
  电话是他妻子打来的,他脚尖一点地面,旋转的办公椅让他背对着其他人,“亲爱的,有什么事不能等我回去再说吗?”
  迈克尔夫人听见熟悉的声音再也承受不了这两天的压力,失声痛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谈到小迈克尔身上发生的事情。
  迈克尔惊的猛地站了起来,“怎么会这样,我这几天不在的时候都发生了什么?”
  片刻后他颓然的坐回到椅子上,他的搭档有些担忧的走了过来,默默的看着他没有说话。
  大概一两分钟后,迈克尔瞥了一眼他的搭档说道,“我得回去了,家里出了一些事情。”
  他的搭档没有阻拦他,都是十几年的老同事,也知道如果不是发生了某些大事情,迈克尔绝对不会脱离岗位,劝也没有什么价值,不如不说话。
  两人找到了库里兰市联邦税务局的局长,迈克尔把自己家里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本来局长早就接到了手下的汇报,还在想着如何拒绝迈克尔回去的请求。
  在这几天的工作时间里迈克尔的工作能力被大家都看在眼里,绝对是那种拔尖的,这也是调查组最常接触的活。
  比起“探员”和“特工”这两个级别的税务工作者,调查组在综合能力上更突出一些,迈克尔和他手下小伙子们的加入为案件提速了不少。
  现在迈克尔要走,他的那些人在工作方面的效率可能就会慢下来,因为他们缺少一个已经习惯了的引导者。
  可迈克尔家里发生的这些事情又让局长没办法拒绝他,妻子差点在半夜被侵害,儿子莫名的被陷害入狱,这种情况还不放人回去,那就不是得罪不得罪的问题,而是结仇了。
  库里兰市的局长只能叹了一口气,批准了迈克尔的离开,好在只有他一个人离开,他的搭档还会留下来接手迈克尔的工作,希望他们能够继续发挥现在的速度吧!
  迈克尔也没有多做停留,直接收拾了东西连夜踏上了返回塞宾市的旅途,旷野中的黑暗不仅没有让他的车速降下来,反而刺激的他把油门踩到底。
  与此同时在另外一个环境截然不同的地方,盖普正在和公司几名管理层谈论接下来工作的一些问题。
  他们在一个比较私密的私人俱乐部里,这家私人俱乐部是那种只接受受邀者进入的场所,如果没有受邀,即使钱再多,地位再高都进不去。
  几名男士简单的沐浴之后进入了桑拿房里,等房门关闭之后,盖普主动的走到火山石边上,舀了一瓢冷水泼了上去。
  霎时间被冷水侵蚀的石头表面出现了大量的气泡,大量的蒸汽瞬间充斥着整个房间,就连温度似乎都提高了好几度。
  “可以了……”
  蒸汽里有人吩咐了一声,盖普放下水瓢坐在了最底层的木质阶梯上。
  “盖普……”
  “是的,先生!”
  坐在最高层的一名集团董事仰着头,他的面部压着一条被冰水浸湿的毛巾,这样热蒸只会让他的身体出汗,而不会使他感觉到无法呼吸。
  滚热的水蒸气对呼吸也有一定的阻碍,会让人觉得难受,但是脸上覆盖一条被冰水打湿的毛巾之后就会感觉进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78中文全网更新最快 ωωω.七8zω.cδм
  他的声音透过毛巾传出来时有些模糊不清,“你的事情我和董事会谈过了,他们并不反对你晋升成为集团新的合伙人,但是你需要表现出你的能力来。”
  桑拿房里陷入了短暂的平静中,隐约的可以感觉到盖普的呼吸加重了一些。
  又过了十几秒左右,坐在最高的那人才继续说道,“恒辉最近惹了一身的麻烦,这些事情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但我们两家之间也有一些生意上的往来。”
  “唉……,谁有能想到恒辉突然间就惹上了这么大的麻烦,有着账目可能不太清楚,你要尽快把这些问题解决掉,这样我才能够在董事会继续为你说,明白吗?”
  那人摘掉了脸上的毛巾,原本冰凉的毛巾也变得温热起来,让人不那么舒服。
  这个家伙看上去大概四十来岁左右,有一副不错的皮囊,气质也相当的可以,他斜睨着盖普,后者微微低下了头。
  对于大的公司来说,比如盖普任职的集团公司,是塞宾市本地的经济支柱企业,即使公司的账目上存在一些纠缠不清的小问题,税务系统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要他们每个月能够准时的把绝大多数该缴的税送进联邦税务局的账号里,那些小错误人们只会视而不见。
  没有必要因为一些无足轻重的小问题,把一个纳税大户折腾完蛋,真把他们弄死了,到时候又有谁来提供这么多的税收,政绩以及工作岗位?
  可现在情况有些特殊,恒辉的弊案还牵扯到了众议院的议员,加上他们是跨国公司本身就有些敏感,有时候联邦政府会直接安排高层的工作组下来负责最后的收尾工作。
  对于那些久居高层的调查人员来说,底层的生和死与他们都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他们既不会因为高高放过获得什么好处,也不会因为死死拿住就损失自己的利益。
  相反的是如果他们能够捅出更多的窟窿,不仅对他们来说是政绩,同时也为联邦政府提供充足的罚款。
  至于地方上的问题……,那与他们没有关系。
  只要盖普能做好这些,那么集团董事会就可以考虑把他提拔上去,成为集团公司新的合伙人。

黑石密码txt下载 https://www.kanmap.net/book/28599/ 手机阅读 https://www.kanmap.net/book/28599/206775.html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