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约?

  “可以了,郭老师,我们明天定会给清幽同学一个满意的交代。”冯希杰看不下去了,送开了手,把冯翼冯羽的手也带了出来,恭恭敬敬地对郭丽莉道。
  “行,那很好,希望你们能一次做好。”郭丽莉冷漠地道,字词上说着是希望,但是话语间就是在威胁,如果你们一次办不好,你们就死定了。
  “一定一定,如果没什么,那我们先走了。”回答完郭丽莉,冯希杰拉着冯翼冯羽两人,头也不回地走了,脚下如带风一般,跑得老快了,像极了一只夹着尾巴逃跑的狗。
  郭丽莉站在这,抱着手等冯希杰、冯翼和冯羽离开后,转身对清幽、白雨诺说到,“好了,答应你的也完成了,我先走了。”说着郭丽莉转身离开,没走多远,又回头说了一句,“雨诺,以后有空多来我家坐坐。”
  白雨诺笑了笑,回应道“有空一定去,丽莉姐。”,白雨诺摆了摆手,与郭丽莉道别,目送着郭丽莉离开。
  “丽莉姐?”清幽疑惑地看了看白雨诺,难道她们互相认识,还很熟?
  “嗯?怎么啦?”看着清幽一脸懵的样子,白雨诺掩嘴,咯咯地笑着。“我们是认识,还很熟,走啦。”说着,白雨诺也走向了任务中心的大门,准备离去。
  “不带这样玩的,怎么可以说一半不说一半?”清幽耷拉着头,小声嘀咕道,听白雨诺要离开,清幽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白雨诺道“哎,雨诺小姐姐,今天跟你商量的事,可以吗?”
  “可以,不过。”白雨诺轻快地转过身,手放于后辈,一边倒退一边做出一副迟疑的样子。
  开始听到“可以”,清幽喜出望外,但一个“但是”又把他打入谷底,白雨诺应该不会提一些我做不到的条件吧。“不过什么?你尽管说,我一定做到。”
  “咯咯。”白雨诺调皮地笑道,“怕了吧?逗你的!别紧张,只是你的第一个作品,要先给我。”
  “你做模特,第一个肯定先给你啊。”清幽激动地道,然后心情愉快的继续道,“那就这么说定了,等我做好了,就来找你。”
  “好。”白雨诺螓首微点,对清幽甜美地一笑,然后转身离开,留下清幽一人独自看着眼前这道靓丽的风景在渐渐远去。
  “可恶,你们两个害死我了。”艾丽娅斯高档住宅区内,一男子正愤怒地喊着。
  是冯希杰,他坐在一椅子上,说话间手握拳头用力地锤了下扶手,木质椅子把手上“嘭”的一声,出现了一个与拳头形状契合的坑。
  在冯希杰面前,跪着两个人——冯翼和冯羽两兄弟。从刚刚被带回来,两人就一直跪到现在,耷拉着脑袋,不敢出声。
  冯希杰正气在心头,没有正眼看过冯翼冯羽两兄弟,眼睛在盯着远处看,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冯翼偷偷地拉了拉冯羽的衣角,给了冯羽一个眼色。冯羽会意,瞄了冯翼一眼,就别过头去了,没有认同冯翼的意思,顿时冯翼泄了气一般,垂头丧气的。
  冯翼想了想,咬了咬牙,鼓起勇气对冯希杰道,“我们知道错了,二叔。”
  冯翼刚刚说完,冯羽就狠狠地盯了冯翼一眼,眼神中带着怒气:你疯了吗,这时候还敢说话!
  “知错?知错就有用吗?”冯希杰反问道,两人被问得哑口无言,说着冯希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猛地一甩手,“哼,我不管了,这个烂摊子你们收拾好,我已经告诉你爸爸了,你们在这等着他回来吧。”
  “是……是,二叔。”冯翼、冯羽忏悔道。
  冯希杰离开,冯翼、冯羽仍在跪着,但是脸上的悔意如雨过云烟,全都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恨意,两人在交头接耳的聊着什么,时不时还做出咬牙切齿,或是用拳头锤地板。
  今天心情同样不好的还有一个人,她跟清幽约好了中午在艾丽娅斯的蛋糕店会面,但是清幽并没有来。
  此时的曦萌正坐在角落,一个人生着闷气,“可恶,约好了居然不来,放我鸽子。”
  天都快黑了,清幽依然没有出现,曦萌走出了店门,还抱着希望往四周看了一圈,但是希望如石沉大海一般,没有的到想要的。
  曦萌嘟着嘴,洁白的牙齿咬了咬红唇,怒目圆睁,轻轻跺了跺脚,生着气离开了这里,离开的时候,还嘀咕道:“可恶的清幽,让我白等半天,看我下次见到你不整死你!”
  远在宿舍的清幽,此时正在研究这次的制作方案,忽然感觉鼻子有点痒,“阿嚏。谁在想我?”说着清幽,用手搓了搓鼻子,让自己舒服一点,
  这时候,清幽猛地定住了。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倾国倾城的身影,“糟糕,忘记了大强约自己了,啊呸,曦萌!”
  说话间,清幽马上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拔腿就跑。舞台上倾国倾城的曦萌与山岳洞穴内杀人不眨眼的大强两者的身影不断地在清幽脑海里交错显现,两者互相映衬对比,发生了一个不得了的化学反应,在清幽的心头上滋生着恐惧。
  天已黑,清幽也不清楚曦萌走了没有,但清幽也只能去约好的蛋糕店去看看,万一还有救了呢?
  “快快快快~快快快快。”清幽一路小跑,一路催促着自己加快步伐。
  “嗖~”
  “嘭!”
  “谁!”
  因为要加快速度,清幽没有走大路,直接穿过这学院的一片小树林,穿过小树林,可以很快到达蛋糕店的位置。
  只是这一趟,似乎不太太平,一支箭从清幽侧边射出,极速的箭矢撕裂着空气,带着刺耳的嘶鸣声,从清幽眼前划过,射在了清幽另一边的石头上,“嘭”的一声,石头应声而碎,炸裂成碎片,激射而出。
  清幽瞬间警惕了起来,一手拿出了宁魂,挡住飞来的碎石,另一手摸着青狼杀,探查着弓箭飞来方向的小树林。
  清幽小心翼翼地移动向疑似有人的那片树林,感知瞬间放大,往前方覆盖而去。此时的清幽仿佛化身为了斯巴达勇士,一手拿盾,一手拿长枪,往下压着身子,让自己尽可能地挡在宁魂后。
  “嗖。”
  又一箭矢从树林里射出,当它进入了清幽的感知范围,清幽很快就捕捉到了它来的方向,只是任凭清幽怎么努力都只是徒劳。
  清幽催动了宁魂的吞噬星阵想要挡住箭矢,只是一眨眼,清幽整个人都傻了,他的灵能瞬间被抽空,箭矢穿过宁魂,从清幽耳边飞过,宁魂瞬间支离破碎,从清幽手上消失,回到了黑白魂珠内。
  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对,清幽拿出了通讯器,想联系夏诺,只是刚刚拿出通讯器,又是一支箭矢飞来,穿过了通讯器,把通讯器从清幽手中带走,钉在了清幽身后的树干上。
  “你是谁,为什么不直接射杀我?”清幽往树林深处喊到,心理满是愤怒。
  以对方的实力,一百个自己都不够对方杀,现在对方一箭一箭地射来,完美没有伤到自己,完全就是在戏耍自己,就像猫捉老鼠一样,先把老鼠玩死。
  “我说了。”这是一个大叔般粗矿的声音从树林里传出来,渐渐的一个人形轮廓的黑影在黑夜中浮现。
  当神秘人再往前走几步,月光洒在了他的脸上,露出了他的真容。
  清幽惊愕的看着眼前这个大叔,这不是圣光学院的院长?怎么会是他!
  “如果你不来,就不止是射你脚前这么简单。”大叔摆弄了一下手中的弓箭,看都没看清幽一眼,悠悠地道。
  “作为院长,你就这样威胁学生?你配做圣光学院的院长吗?”清幽义正言辞地道。
  “所以作为院长,我不应该治理一下威胁我学生生命的人?”忽然大叔的眼神变得犀利,如猛虎猎食一般,狠狠地盯着清幽。
  清幽看着大叔,没有说话,他已经大概猜到了,原野的死!
  “易凌风老师可能会相信你,因为他善良。但我不相信你,我要对整个学院负责,所以。”说着大叔举起了他手上的弓,一支箭搭在了上面,“告诉我,你跟仙草堂是什么关系?”
  在清幽的视线中,月光照射在冰冷的箭头上,发出梦幻般的光芒,但是箭矢上那尖锐的部分,如猎鹰一般,在威胁着清幽,只要清幽说错了话,或者说了大叔不爱听的话,这弓箭就有可能穿膛而过,或者脑袋开花。
  “我跟仙草堂没关系。”清幽咬了咬牙,握紧了青狼杀,死死地盯着大叔。
  “没关系,那皇室调查你干嘛?”说着大叔搭在弦上的手往后拉了拉。
  在这片死寂般的树林,大叔那满是老茧的手与弓弦摩擦,发出了卡兹卡兹的声音,听起来很平常,但是在清幽耳朵里,这声音像极了末日的钟声,让人煎熬、恐惧、绝望。
  “我不知道。”清幽冷冷地道,现在的他宛如砧板上的肉,只能任人宰割,最好的方法就是,就算死,也不让对方快活。
  大叔皱了皱眉头,而后神色忽然有所缓和,亲和地道“或者说,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如果你也只是受害者,我会帮你。但是。”说着大叔的眼神又变得犀利,继续说到“你要告诉我所有能知道的,仙草堂的信息。”
  “我不知道。”清幽很坚定,内心丝毫没有动摇。
  “你知道吗?”说着大叔拉紧了弓弦,“像你这种一问三不知的,一般会死得很惨。”话落,大叔送开了拉紧贡献的手。
  清幽眼睛都没眨,视死如归地盯着大叔。
  只听到长长的“嗡”鸣声音,弓弦在空气中极速抖动着,甚至形成了残影。
  “有胆识。”大叔收起了弓,拍了拍手赞赏道,“你这样更让我觉得你没这简单了。”大叔饶有兴趣地看着清幽,仔细地打量着道。
  “呵呵,好像谁没经历过生死似的。”清幽丝毫不给大叔好脸色,冷冷地道。
  “我查过了,几个月前,你突然出现在贝罗斯,然后被夏诺所救,在贝罗斯生活了几个月。”大叔悠悠地道。
  “呵呵,然后呢?”清幽冷笑一声,猛地把手中的青狼杀插在了地上。
  “所以,你不解释一下你的来历吗?或者说,你就是仙草堂的人送过去贝罗斯的?”大叔嘴角微微翘起,笑着问道。
  “我说了,我不认识什么仙草堂,我只知道邪灵草这种东西,难道那天的描述还不够详细吗,仙草堂是那天杀手来了,我才知道的。”清幽一词一句,慢慢地说到。
  “那天只有你们几个知情,你可以随便编。”
  “那你好不知情可以随便猜?当天知情的,还有白雨诺,夏天。你怎么不去审问他们?”清幽还击道,未等大叔回答,清幽又接着道“你就是单纯的针对我而已吧。”
  “对。”大叔笑了笑回答道。
  大叔一回答,清幽也笑了,但是大叔永远也猜不到清幽为什么会笑。
  “笑?笑就能掩饰你内心的慌张吗?你这武器很奇怪啊,居然可以在黑夜中感知到我,要不是我身手好,你差点就能发现我了。”忽然,大叔看向了清幽插在地上的青狼杀,仔细地大量了起来。
  “怎么,原来目标是我的武器吗?想要直接说,以院长的名义,我绝对拱手相让,何必杀我?”清幽冷嘲热讽道,没有丝毫的慌张。
  “哈哈哈,有趣,为什么你死到临头了,都可以这么嘴硬的呢?”大叔忽然大笑了起来,说到。“你到底来自哪里?”
  “地球。”清幽眼神没有丝毫地闪躲,仿佛在说一个很自豪的事情。
  听到清幽说出了地球两个字,大叔一脸惊讶,出口反驳道“不可能,你为什么会知道地球?”大叔脑海里的记忆如同水滴进了油锅,瞬间炸裂翻滚。
  “你好像知道些什么,但无所谓了,这个足以证明我来自地球。”说着,清幽拿出了他的手机,让大叔看了看。
  “你真的来自地球?”大叔一脸不敢相信,再次问道,身上的杀气顿时烟消云散。
  “千真万确。”清幽肯定地道,“如果你知道地球的什么,尽管可以问我,假如对不上,我大可以随你处置。”
  “你们地球曾经有一个很出名的塔,叫……”
  还没等大叔问完,清幽就抢先回答道“埃菲尔铁塔,也叫巴黎铁塔。我在地球看过一本关于彩虹岛,不对,更应该说是关于圣光学院的书。”
  “不应该,他的记忆已经被消除了才对,而传送门也应该被关闭才对,你是怎么来到彩虹岛的。”大叔自从听到地球,神色一直都不太对,甚至变得看起来有些疯癫。
  “我怎么来,无可奉告。”清幽淡淡地道,目前来说,只要大叔不疯掉,暂时还是安全的,他已经充分地证明了自己来自地球。“但是如果你愿意告诉我,你口中的传送门的信息,我可以用一个你感兴趣的消息跟你交换。”
  “哈哈哈,失态了,不过你胆子真的大,跟我说交易?”大叔忽然又恢复了正常,大笑着道。
  “我们现在已经不是敌人关系了,不是吗?”清幽幽幽地道,随后把青狼杀从地上拔起,用布条缠绕起来,背回了后辈处。
  “哈哈,你先说,觉得有意思我就告诉你,你想知道的。”大叔不可置否地笑了笑,道。
  “我们地球人,也是有特殊能力的,那个盾和我身后的青狼杀,就是我的能力。”清幽细细地道。
  “看得出来,然后呢。”大叔也不傻,清幽说得话毫无营养。
  “那本书的作者,在地球,我们称他为思想者。他的脑部能力是我们的几十倍,根本不可能出现失忆这种情况,若是你能看到那本书,你就知道圣光学院,是描写的多么的真实,细致。”
  如果说刚刚清幽说的是废话,那么现在清幽说得就如惊雷,大叔神色瞬间变化,变得惊喜。
  “如果你很在乎他,或许可以去找找他。”清幽循序渐进地诱惑道。
  忽然大叔又再次,大笑了起来,“你这小子真的是巧舌如簧,想套我信息?”
  清幽无语了,刚刚自己说假话他就信,现在说真的就不信了,这都什么人,“信不信由你,我有药师先走了,院长如果有事可以通讯器找我。”说到通讯器,清幽看了看树杆上的通讯器,又看了看大叔“算了,飞箭找我也行,别吓我就可以。”
  说着,清幽便转身离开了。
  大叔没有阻拦,仍由清幽离开,看着清幽的背影,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随后,向清幽喊到“圣子羿,那个东西在普鲁顿神殿出现过。”
  听到了大叔的呼喊,清幽嘴角微微上扬,真的富贵险中求,这样又多了一个朋友,大叔名叫圣子羿,那本彩虹岛游记的男主角。
  “呼呼呼~”清幽因为没有了灵能,全凭体能在支撑,当他跑到蛋糕店时候,人家已经快打烊了。
  “你好,老板,你有见过一个很漂亮的女生在这等人吗?”清幽礼貌地向老板问道。
  “原来她等得是你啊,她天黑就很生气地走了,你呀,真的是,怎么能让女孩子等呢?”老板责怪道。
  “啊!”清幽惊呆了,这老板一定以为自己跟曦萌是男女朋友关系,“谢谢老板,那我先走了。”跑,赶快跑,不然老板又要啰嗦了。
  “真的是,现在的年轻人,连谈恋爱都不会了。”清幽走了,老板自言自语地嘀咕道。
  其实并不是所有年轻人都不会,只是清幽真的不会而已。

彩虹岛的黑与白txt下载 https://www.kanmap.net/book/7225/ 手机阅读 https://www.kanmap.net/book/7225/49839.html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