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障眼法

  草……
  心中依旧不安,却也因为死要面子的原因,打着强力手电继续打头阵。
  只是,在阴幡中前行了十来分钟后,还不等我开口,我身后的沈离便让我停了下来。
  我当然也知道,她为什么要让我停下,因为此时,我们四周,手电光能够涉及的范围,依旧是些从天花板上垂下的阴幡。
  这十分的不对劲,除非我们此时所在的空间,非常的宽阔,不然,怎么会走了这么久,连一面墙壁都没有发现?
  不错!这儿怎么说,都在银座写字楼里,这空间再宽阔,也肯定只是一个房间,而既然这只是一个房间,那么为什么我们走了十来分钟,还没有看到任何一堵墙?
  我不由得就想到了去找老楚时经过的小路,那小路上的弥天大雾……
  心中不安着,身旁的沈离又开了口,说再走一会看看。
  于是,我们继续在满是阴幡的黑暗空间中行进,一直到又走了十来分钟,我的心是渐渐的冰冷了下去。
  因为我们,还是没有在强力手电中,看见任何一堵墙!
  四周依然是密密麻麻的阴幡,与我们十来分钟前的场景,没有任何不一样!
  不会真的又遇到了在小路上经历的情况了吧?
  而如果真的遇上了,那么之前搭在我肩上的手……
  我瞪眼,赶紧全神贯注的去感觉自己的双肩,然而,却并没有在双肩或脖颈间,发现任何的寒意。
  自始至终,冰寒的,只有我的心。
  “江忘生……”
  这时,一直沉思着的沈离又开了口。
  “你有没有想过,其实我们在原地踏步?”
  我心中一咯噔。
  “大姐,你不是不信这些吗?”
  沈离白了我一眼。
  “我的意思是,你有没有想过,我们一直在绕圈?”
  “绕圈?绕圈我们会不知道?”
  我当然不相信,沈离跟用手电光,照了照四周的阴幡。
  “我们现在的视野极差,能看到的,都只有这些阴幡,并没有能确定方向的标志性东西。
  这样的情况,如果再加上一点心理指引,我们很可能会被眼前的假象所迷惑。”
  “心里指引?”
  我还是不信。
  “脚长在我们身上,我们怎么会被指引?”
  “当然会。”
  沈离沉声,手电光照向了我们面前两张阴幡之间的缝隙。
  “我们一直穿梭在这些阴幡的缝隙中,你有没有想过,这些阴幡的缝隙,并不是笔直的,而是弧形的。
  每一张阴幡后面,都有另一张同样的阴幡,而只要每一张阴幡后面的阴幡,稍微偏移一点,那么这缝隙,不就是弧形的了?
  而当一点点的弧形连接在一起,不就成为了一个圆?
  江忘生,我们都以为,自己面前的阴幡缝隙是笔直,可并不是,它是有弧度的,我们被自己的眼睛欺骗了。”
  我听得恍然大悟,沈离又沉了神色。
  “黑暗、阴幡、走不到尽头的障眼法。
  这样的场景,不管是谁进来了,都会被吓破胆吧。
  江忘生,你说布置这一切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他在隐瞒一些见不得光的东西,而那东西,就在这阴幡房间的尽头!”
  我毫不犹豫的回着,沈离跟着点头,并从兜里掏出了一个三指大的小盒,盒中,竟是一枚指南针。
  我有些惊讶沈离竟然会随身携带指南针,沈离则白了我一眼。
  “江忘生,别告诉我,作为私家侦探,你连指南针都没有预备。”
  我傻笑了两声,沈离再次白了我一眼,让我不要再管阴幡,而是跟着指南针所指着的南方走,等找到墙壁,再调整方向。
  就这样,不再管阴幡的缝隙还是阴幡本身,照着沈离手中的指南针前行。
  而这样一走我便发现,这些阴幡之间的缝隙,还真不是笔直的,因为按照指南针,我们时常会掀开阴幡行进。
  只不过,这按照指南针前行,并没有将我们带出阴幡空间,因为我们在又走了十来分钟左右,手电光里照射的,依然没有墙体……
  “怎么可能……”
  再一次的停下,沈离紧紧的皱了眉。
  我心中不安,也再一次的想到了刚才搭我肩膀的手……
  而就在这时,一阵阴诡的笑声,从我耳边炸起。
  “咯咯咯……”
  我大惊着用手电照向了笑声的源头,我们一侧的黑暗中,然而,什么都没有,手电光中依旧只有飘荡的阴幡。
  死一般的静,我蹦紧了神经,一直到熟悉的声音,从我心底泛起。
  “哎呀呀,江忘生阁下,我一个不注意,你们怎么就作死,进入这恶魔的巢穴了?”
  是江云流!
  我长松了一口气,瞟了瞟身旁皱着眉头,把弄手机的江离,确定她没有注意我,才压低了声音,用极度细声的语气道。
  “江云流,什么意思?什么叫恶魔的巢穴?”
  “我以为我说得够清楚了。”
  “行,也就是说,你清楚我们现在的处境?”
  “我当然清楚。”
  “真的?”
  “江忘生阁下,你难道忘了?
  我曾说过,我是恶魔中的王,这恶魔的巢穴,我当然来过~~”
  我心中一动,赶紧追问。
  “那你到是说说,我们要怎么走出这房间?”
  “不用我说,会有人告诉你的。”
  “有人?这房间中还有人?”
  “当然有人,不然,刚才……是谁在笑?”
  我心中一咯噔,因为很明显,江云流的意思是,刚才发出“咯咯咯”笑声的,不是他……
  那不是他,又会是谁?
  我瞪眼,再次用手电光,照向了身旁一侧的黑暗。
  而这一次,我终于看见,就在我手电光照耀的尽头,那光芒与黑暗交接的边缘,一块同样晃荡的阴幡旁,正站着一个人影……
  不错!一个人影!一个瘦小的,只有我半身高的人影,就站在我手电光尽头的光芒与黑暗边缘!
  “谁……”
  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胆子,朝着那人影喊了一句,随之,那人影身边的阴幡一荡,整个身形诡异的在阴幡中消失不见。
  “怎么了江北洋?你发现了什么?”
  沈离看了过来,我赶紧指向了刚才瘦小人影消失的方位。
  “刚才有个人,好像是小孩,就站在那阴幡旁!”
  没有犹豫,沈离打着手电就跨了过去,我跟上了她,而当我们去到那阴幡旁时,环顾四周,已不见了那小孩般人影的踪迹。
  “江忘生,你是不是看错了?这里面怎么会有小孩?”
  “难道你没有听见一阵笑声?”
  我反问,沈离跟着摇头。
  “反正我绝不会看错!”
  我回着,打着手电仔仔细细的再次环顾四周,却在晃眼间瞟见,身旁的地面上,手电光的照耀中,竟泛起了一星反光。
  我蹲身看去,只见泛着反光的,竟是一个掉落在地上的银质手环。
  手环很小,上面刻着一个‘祥’字,明显是小孩佩戴,以求平安的首饰。
  当然这手环也证明了我没有看错,这儿之前,确实站着一个小孩。
  捡起手环,想将这个消息告诉沈离,却发现沈离正打着强力手电,直直的盯着我们前方,那原本因为找不到房间尽头而紧皱的眉,已经舒展开来。
  我心中一动,看向沈离的手电方向,这才发现,沈离手电照射的范围,出现了一堵墙!
  是的!一堵墙!不仅如此,那墙上还挂着一片门帘,明显我们来到了这阴幡房间的尽头!
  “看来我的推测没有错,这些阴幡就是障眼法,只是这房间比我们想象的大,我们走的又太谨慎,所以没有一口气走到头。”
  沈离说着,直视那门帘的脸色一沉。
  “我倒要看看,又是阴幡又是障眼法,这房间尽头,到底隐藏着什么!”
  说完沈离就打着手电,径直向着门帘走去。
  我跟在她身后,心中那莫名的寒意是愈发的寒,不过既然已经来到这房间尽头,在揭开这房间尽头的秘密前,当然没有理由回头。
  就这样,我们来到了墙壁上的门帘前,没有停顿,直接掀开门帘走了进去。
  只是刚掀开门帘,我便闻到一股淡淡的腐臭气味,而沈离,则停在了我的面前。
  不错,沈离在进入门帘之后停下了,就在我的面前,我是差点一头就撞了上去。
  这说明沈离在进入门帘后看到了某些东西,所以才惊的站住了脚。
  可什么东西,能将一向镇定的沈离镇住?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看向了沈离身前,她打着的强力手电之中。
  而只是一眼,我不由得是心中大惊。
  因为我从她手中强力手电的灯光里发现,我们前方的黑暗空间中,竟生着一棵树……
  不错!一棵树!一棵参天大树!!
  就在这门帘后的空间中,由一个圆形的花坛里生出,其粗壮程度,就我和沈离,伸直了手臂,也肯定无法环抱住!
  “这么大的树,少说两三百年的树龄,这银座写字楼才修建多少年,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树……”

异探笔记txt下载 https://www.kanmap.net/book/9780/ 手机阅读 https://www.kanmap.net/book/9780/55293.html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